「利器x播客」访谈 《津津乐道》:播客不应该是把自己聊爽了放在第一位么?

「利器x播客」006期

基本介绍

1. 请介绍一下你自己和所做的工作;

朱峰,从1999年开始在互联网领域折腾,前后做了四家互联网创业公司,最终都卖掉了。这些公司涵盖了社群、SaaS、智能硬件等多个领域,所以算是对互联网和创业还有些心得和了解。目前我手头有三个全职项目:

a. 一个利用区块链技术为传统行业解决实际问题的公司——ENChain.Asia ,也是区块链行业唯一一个没有靠发币、割韭菜就取得赢利的创业公司。目前公司注册在东京,团队成员分布在全球,是一个典型去组织化的新型团队。

b. 一个服务于国内开发者、程序员群体的社会性企业——DevLink,每年会有几次开发者会议,但更重要的是在线上为开发者群体提供法律、心理、家庭方面的社会性支持服务,可以把 DevLink 理解成是一个虚拟的开发者工会。DevLink 当年第一个介入了苏享茂事件的报导和法律支持服务。

c. 最后一个就是津津乐道播客了,目前看70%的精力都在津津乐道播客的项目上。

2. 请介绍一下你的播客;

津津乐道播客创建于2016年2月29日,到今天正好是第四年,共计更新了140期节目。津津乐道是一个谈话类播客节目,主要内容其实我们的 slogan 就可以说明了:分享体验,感受生活。我们会在节目中带着听友去了解一些新鲜事和不为人知的故事,而由于主播和嘉宾技术背景居多,所以 IT 类话题也是常客,而我们与技术类播客的定位不同,并没有把我们擅长的 IT、互联网、科技放在节目内容的首位,而是各位主播们各种体验的分享为多,无论是旅游经历、不为人知的行业内幕,还是对新事物的个人观点,几乎都是围绕着分享两个字来的,而通过我们的分享,能让听众得到一些启发,带来一些生活上的具体帮助就再好不过了。播客的传播特点决定了,如果你想在节目里听到一些"干货",基本是不可能也是不现实的,人对声音内容的注意力并不会持续很久,能在不得不用耳朵获取内容时,涨涨姿势、了解一些之前不了解的事物其实就足够了。

津津乐道播客每周日上午都会更新,至今已经坚持了2年,近期我们还正在努力升级为每周两次更新。大家可以在泛用型播客客户端(包括苹果系统的播客应用)、Spotify、网易云音乐、喜马拉雅等平台找到我们,搜索津津乐道或津津乐道播客就可以了。

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是 “津津乐道播客”,微博、Twitter、知乎上也都可以搜索到我们。

3. 你是因为什么原因开始制作播客的?

多年前,因为工作上的原因,有大把开车的时间要消磨,所以播客成了车里的常客,往返津京的路上,就靠听播客解决犯困的问题了,断断续续的,听了大概上千小时的节目,从当时最火的糖蒜、友的聊,一直到闲白儿电台、坏蛋调频以及很多已经忘了名字的节目。

2016年春节的时候,和一群朋友商量,是不是要操刀自己录个播客节目,把身边经历的事情、各行各业好玩的经历通过声音跟大家分享分享。也算是个业余时间可以做的事情,总比大家见面就凑在一起吃饭更好玩。说干就干,一群人凑了一堆设备就开始录了,播客的名字叫“津津乐道”,因为当时做出决策的主播很多都是天津人,所以起了这个名字。

其实,刚开始做这件事的时候,好多朋友都挺质疑我们到底能不能干好这件事、如果能干好能不能赚钱。冯大辉曾经在我的朋友圈下面留言说,看你能坚持多久。我的回答也很简单:努力坚持,坚持不了不干了,也不丢人,算是多涨门经验。而播客是不是能赚钱这件事,也成了大家取笑的理由:国内播客是小圈子的东西,干这玩意吃力不讨好,你这背景和经历,还不如注册个小密圈(现在叫知识星球了),或者在行,收会员费或者出台费(嗯?)来的容易。

嗯,其实我知道经营一个小密圈、搞个知识付费项目,想要做好也要付出不少心力,并不存在谁更容易这种比较,但确实播客这东西比较而言受众群体还很小,即便做的很好,可能也不如一篇文章可触达的人更多。但问题出来了:我为什么要触达那么多人呢?按我们主播之一王栋的说法是,播客不应该是把自己聊爽了放在第一位么?

如何制作播客

4. 你们制作一期播客的通常流程是什么?

我们的节目基本都很少有特定的准备,毕竟播客对于听众来讲,是一个陪伴型的内容,如果想要在聊的过程中找到亮点、取得听友的共鸣,靠事先准备其实是很难的。我们更擅长于在聊天当中,根据嘉宾的个性去挖到一些“料”,而不是刻意的去做一些准备。

我们一般会有一个大提纲,上面会有一些必须问到的问题和要点,除此之外,都是聊着看,节目最后也很少做剪辑的工作,基本都是原汁原味的呈现给听友。

5. 制作播客时,你会用到哪些硬件?

  • 舒尔SM-57 动圈麦克风4个,配防喷套;
    给嘉宾用的基本都是动圈麦克风,而不是效果更好的电容麦的原因是,在多人录音的场景下,我们希望每个嘉宾的声音都可以被微调,所以要采用多轨录音的方式来收音,而电容麦因为过于灵敏,所以有时会在一个音轨里面收到多个声音,不太利于后期制作。

  • 得胜 SM-8B 电容麦4个;
    电容麦是给固定主播用的,他们由于有录音经验,所以会自己把控音量和录音电平,能够收到效果更好的声音的同时,不会影响到后期工作。

  • Zoom H5 多轨录音笔;
    我们没用有电脑,而是采用硬件录音笔来录音,主要是早期有几次电脑中途死机,导致整个节目的录音丢失。硬件录音笔更加稳定,达到同样录音效果的性价比也更高。

  • 多路耳放;
    主要是给主播和嘉宾回听自己的声音,便于调整自己的音量。同时在有远程嘉宾参与的时候,可以从耳机里面听到远程嘉宾的声音。

  • 电话-音频合路器;
    用于远程录音,我们有两位海外主播:在加拿大的霍炬和在德国的狗叔,他们要通过电话远程接入到本地录音台,同时他们本地也有一套录音设备,后期时会将他们本地的录音拿来,与电话里面的声音对齐后混音,这样听友基本听不出是在远程录音,效果还是很不错的。

6. 制作播客时,你会用到哪些软件?

  • 网站 Hosting:网站就是最基本的 Wordpress 了,起到一个输出 RSS 的作用让用户可以订阅就可以了,这个没啥好细说的。音频文件的下载速度是播客节目的核心能力,七牛云以折扣价的形式,赞助了我们的 CDN 分发服务,世界各地的听友都可以以极快的速度下载最新的内容,虽然有折扣,但这块每月也会有几千块的成本,这是我们最大一块开销。

  • 音频剪辑工具:音频剪辑我们目前用的是正版的 Adobe Audition ,虽然贵一点,但确实很好用,后期时会减少很多工作量,利用模板、效果器功能可以非常快速的完成音频文件的优化和混音。

7. 制作播客时,你们内部(co-host)和外部(如果有嘉宾)是如何协作的?

Telegram 和 GSuite 是我们重要的协同工具,我们在 Telegram 里面讨论选题,同时将提纲和背景材料通过 GSuite 同步完成写作。同时 GSuite 基本包办了我们绝大多数的任务管理、文档保存和笔记工作。

8. 你们是如何和听众进行互动沟通的?

我们有个 Telegram 听友群,我们主要在这里与听友互动: https://t.me/htnpodcast
还有热心听友写了群机器人,可以搜索和查询节目、搜集建议等,目前这个群已经有500多人了,每天讨论非常热闹。由于听友分布在世界各地,所以几乎24小时都会有人在讨论问题。

9. 你们播客制作中的话题和灵感来源于哪里?

主要来自主播在日常工作当中的积累和听友的意见反馈。

10. 你有哪些播客制作的习惯或者小技巧?

  • 不要忽视自主平台的建设,虽然可以节省带宽费用,但也不能完全依赖于国内的第三方服务商,必须要有自己的、基于 RSS 的内容分发,虽然有一些成本,但总比被平台卡住喉咙要主动的多。
  • 音质和混音质量非常重要,据我所知,很多友台就是因为音质的问题被很多听友放弃,在这上面值得多下些功夫去做研究和学习。
  • 定期更新比不定期更新更能吸引听友的长期关注,如果有条件,应该做到定期更新。

做播客的感受

11. 通过制作这档播客,你得到了什么?

初步统计了一下,我们在各平台目前累计应该有几万的订阅,随便比起一个公众号,可能都是小菜一碟,甚至我自己的公众号订阅量都比播客高。但我有一个观点,内容形式的多样性比内容本身更重要。

没错,每个人都可以写一篇文章,如果你是个大V,甚至可以在一个大平台之下,得到超乎想象的回报。但内容形式的多样性,能让表达的权力更加广泛和深入,可以让不能写的人、不上镜的人尝试获得他们更擅长的表达空间。放在广度上来看,我们周围能有10%的人擅长写作、愿意写作就很不错了,而能够说出来、或者在别人引导之下说出来独特观点和故事的人,怕是远在10%以上,这要考验我们的节目制作能力、话题的引导能力、沟通能力,但总的来讲,是一个可以乐观看待的情形。这应该是我们坚持做一个不赚钱的播客节目的初衷。而今天,我们的播客也算是勉强挤入了播客界的第一梯队,总算是没丢人,也算是证明了我们当初的判断是基本正确的。

尽管不赚钱,其实这两年也得到了不少朋友的支持:美团旅行以贴片广告的形式赞助了我们一些费用;小米公司得知我们没有小米手机测试后,无条件赞助了一台测试手机、一个小米智能音箱的F码(音箱是我们自己掏钱买的);冈本公司为我们艾滋病日专题赞助的安全套大礼包;ipip.net 和七牛云赞助了一些 CDN 带宽;京城著名服务器供应商天特信公司赞助了一台顶级配置的工作站用于节目编播,而他们赞助的位于鸟巢旁边的几十平米录音间也正在筹备装修中,等等等等。

12. 播客制作过程中,你遇到过哪些阻碍或问题?

除了大家的肯定,其实也有很多不太令人愉快的声音出来,比如吐槽某些主播插话、吐槽我们表达的观点太小白,甚至我们自认为很客观的评论苹果公司当下一些问题的节目,被好多脑残果粉在 iTunes 打了好多一星 ,甚至被苹果的播客应用降权,直到今天在播客应用上搜到津津乐道,苹果都会优先显示留言里面的谩骂 ...

但其实我的观点是:主播风格决定了节目风格,这些”毛病“我们应该不会改的,更何况我们的录制方式、切入时机、话题深度都是根据背后的调查数据定出来的,而不是拍脑门胡侃。如果你觉得我们录的不好,你可以自己录一个节目试试看。比起回应这些吐槽,我宁愿把时间花在对被 diss 主播的心理疏导上 ...

13. 如何看待播客这种创作方式?你看好播客未来的发展吗?

在我看来,对内容制作者而言,播客的优点在于,如果你想要表达一个观点,写文章的话会花费不少时间遣词造句,而录播客只需要对着话筒把你的观点说出来就好了(当然前提是你能说)。而写作技巧的差异,更是一个挺大的局限,同一件事情,如果你想的很好,但不会写,同样无法表达清楚,更无法有效传播。但无论你能不能说,只要在有经验的主播引导之下,说出来你的观点和见闻反而是一件更容易的事情。

而对于受众而言,大城市通勤时间的增加、智能音箱之类设备的普及,更是增加了大家对“陪伴型内容”的需求,“陪伴型内容”是我自己发明的名词,指的是不需要占据你的身体、眼睛、全部的注意力就能获得的内容。这是在通勤时、开车时、工作时很多人不得不选择的内容形式。以前有广播、音乐这两种形式可以选,而广播的内容质量、音乐的知识含量都不太能满足现代人的需要。

播客正好可以弥补这个空缺,卡位做一些有意思的内容创新。在太平洋另一边的美国,从2013年开始,整个播客广告市场收入增长率一直是两位数,并且还在持续增长中,也旁证了我的判断。所以我们觉得,无论从“自己爽”,还是基于对未来市场需求的判断,都应该认真做这件事,而赚钱的事儿暂时没想过,毕竟录音的成本低,最大的成本可能是分发内容时产生的CDN费用,但貌似也在我可以承受的范围内,倒贴几年应该问题不大,如果一直不赚钱,一直倒贴下去似乎也穷不死。

播客推荐环节

14. 请推荐你的节目中最喜欢的三期给大家,并说明理由。

  • 「第80期,我的店里进来俩胡巴,活的!」
    这期节目讲的实际上是 AI 和 VR 技术对新零售行业的赋能与冲击,业内的嘉宾聊了聊他们实践过程中遇到的好玩事情,在欢乐的主题下面,让普通人了解到新技术对生活的改变并不是那么简单,背后是有无数技术人员付出了你无法想象的辛苦和努力。

  • 「第78期,每逢佳节胖三斤」
    这是一个减肥的话题,听上去好老土的选题。但由于嘉宾的专业知识爆棚,所以得出了很多颠覆性的减肥技巧。而嘉宾本人在经营一家减肥服务机构,这期播客直接帮他们完成了公司的冷启动,至今仍每天给他们带来源源不断的订单。

  • 「第23期,我有一只大黑狗」
    这期讲的是抑郁症,我们其中一位主播就是抑郁症患者,而另外一位嘉宾是心理咨询师,在二位的配合下,把抑郁症这个还不为很多人理解的疾病讲的非常透彻,在一定程度上让听友们更加关注心理健康问题给社会和家庭带来的影响。直到今天,我们的公众号后台还每天都能接到抑郁症的咨询问题,而这些问题我们都会第一时间去交给专业人士回复甚至是介入,两年里有效阻止了至少五起自杀事件。

这几期聊得都还不错吧。

15. 你平常经常听的播客有哪些?推荐一个你最喜欢的播客。

日谈公园,打动我的是主播的真诚和知识面、嘉宾面的广阔,从节目里面总能看似调侃,但实际上学到了不少东西。
闲白儿电台,这是同样几个天津人制作的播客节目,虽然这一年来话题质量有所下降,但仍旧是一个有趣的节目,值得去听一听,尤其是他们早年的节目,经常会听半截笑出声音。
真发发大王,这个节目没法从播客应用里面订阅,只能去网易云音乐订阅。发发大王是原来糖蒜电台的主播,从糖蒜离开后独立制作了这档播客。特点是特别接地气,有北京人的那种小幽默,在调侃中又不失深度和思考。

16. 你最期待有一档什么样的播客出现?或者期待谁来做一档播客?为什么?

真想不出来,略。。。

开放性问题

17. 你的播客有付费计划吗?如果有,形式是什么?

我们准备从2019年中,启动付费的会员计划,在保证当下免费节目质量的基础上,付费会员可以听到比日常更新更多一些的节目,这些节目的话题可能会更为贴近生活和现实,或者可能有一些不方便在公开节目中放出的评论和内容。同时会员也有参与我们的线下聚会、获得年度礼物等特权。

付费节目的初衷其实并不是收费,而是为了能够进一步筛选听众,为他们提供一些更有价值的服务和内容。

同时,我们也开通了基于听友自愿的打赏功能,而听友的打赏我们会将大部分分享给参与录制的嘉宾,让他们在贡献内容时能有所收获,以促成节目质量的正向激励。

18. 还有什么想表达的,或者想要推荐的东西?
暂无。